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溺爱逻辑1

溺爱逻辑
品桃 养成
十六岁的郭品超沉迷机车和暴走族生活,他梳着从日本传来的飞机头 ,穿着皮衣,卷着风和尘土骑机车回家,爸妈离异后他一个人住在这间小房子里,定时收到父母双方打给他的生活费 ,无牵无挂 ,无忧无虑,那时,他觉得这种生活也不错。
这天他回家的路上,看到楼房对面的别墅有人进进出出地搬家具,有人要搬进来吗?郭品超好奇的张望,有柔甜的女声响起
“嗨,小哥”
郭品超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郭品超点头示意,不自在地挠了挠头,
“你是住在这附近吧,我们刚搬过来,来,吃糖”
孕妇笑着递给他一包糖,糖果被粉色的包装袋裹着,与郭品超的不良打扮格格不入,可他还是拿着糖,站在原地 ,小心翼翼打量孕妇的肚子,那里真的容得下一个小孩吗?人的初始是从这里开始的啊。孕妇见他看,大大方方地笑说
“你要摸一下吗?宝宝现在已经会动了”
哎,不太好吧,伪·不良少年红了脸,可还是架不住心里的好奇,默默把手搭在孕妇的肚皮上,指尖感到什么东西的触碰,吓得他赶紧收回手,
“啊,桃桃和哥哥打招呼呢”
孕妇笑了笑,郭品超红着脸,忙不迭地鞠躬
“谢谢阿姨”
他昏头昏脑地道歉,推着机车狂奔回家 ,那存着碰触感的指尖还在发抖 ,这就是生命吗?郭品超回头看到孕妇被一个男人搀扶着进了别墅,真好,这个生命一定是被祝福的爱的结晶吧。
郭品超把糖放到玄关干涸的鱼缸里,原以为这只是一段小小插曲的郭品超,没想到自己很快迎来和这个小生命的见面。
这天天气有些阴,郭品超早早回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其他不良少年在公路飙车,他推着车进小区时,看到那天送糖的孕妇正躺在地上,周围是从包装里滚落的柳丁,
“阿姨,你怎么了”
郭品超停下车,赶忙去扶她孕妇抬起脸冷静微弱地说
“叫救。。。救护车,我羊水破了”
郭品超掏出手机打了电话,雨毫无预兆地下起来,他把皮衣裹在孕妇身上,自己穿着薄薄的制服衬衫,救护车来得很及时,医护人员把郭品超拉上车,他稀里糊涂地被车拉到医院,孕妇被推进手术室,护士拿着手术知情同意书对郭品超说
“你是孕妇张瑶的丈夫吗?”
郭品超穿着滴着水的高中生制服,摇了摇头
护士不耐烦地说
“没有家属同意突发状况我们不能处理,请赶快通知她的家属来”
郭品超握了握拳,想到指尖那点碰触,抹了抹脸上的雨水道
“我是里面小孩子的哥哥”
护士松了口气,看着郭品超签了名字,急匆匆地拿着同意书离开了,郭品超如释重负地跌坐在椅子上,他实在算不得什么圣人,但是他不希望善良的人受到伤害,不希望那个满怀祝福的小生命有什么意外。
黄鹤轩赶到医院时,正对上郭品超坐在产房门口的身影,
“你怎么当爸爸的,让你大儿子来签名做手术”
有护士碎嘴地刺了黄鹤轩一句,他愣了愣,看着郭品超惊慌失措的脸,了然陪笑道
“工作临时出了点事”
顺手拍了拍郭品超的肩道
“儿子,辛苦你了”
郭品超觉得眼睛有点酸,他低下头,落在地板上的不知是他身上的雨水亦或其他。
张瑶顺产出了一个男孩,医生抱着孩子出来时,哇哇的哭声响彻走廊,黄鹤轩抱着儿子喜不自胜,回头看见郭品超,乐滋滋地把孩子递给他,
“来,看看你弟弟”
郭品超手忙脚乱地接住那个包裹,小孩子那么小,脸红红的,生命力十足地哭泣着,有点丑啊,郭品超腹诽,他点着小孩子的手指,数着数量,老派的台湾人都这样做,小朋友十个手指齐齐整整,必能安然长大,数到最后一只,小孩的手突然松开,攥住了郭品超的指尖,温暖的体温熨贴过少年的心,郭品超像是突然有了软肋和牵挂,小孩停了嚎哭,打起哈欠。
郭品超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触碰张瑶肚皮时,她对小生命的称呼,忍不住在心里说道
“桃桃,你好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