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迟
黄世仁
城外 官道
一匹黑马奔驰而过,有一躺在树上的少年听着由远即近的马蹄声,睁开一双流光溢彩的桃花美眸,他翻身落下,刚刚好落在马背上,他正了正身子,勒住马缰,转过马身,看到一个白影向着这里飞奔过来,
“世勋师弟,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骑马啊?”
黄子韬歪头一笑,飒飒少年郎,看得吴世勋脸红起来,他气喘吁吁地握着马缰,仰头看着黄子韬,只见他一身黑色劲装,背着一把青铜长剑,笑着对吴世勋伸出一只纤长有力的手,吴世勋握住黄子韬的手,只觉得触手如温玉,似丝绸,柔滑得不像是舞刀弄剑的侠客,更像是调脂弄粉的女孩子,黄子韬握住吴世勋的手拉他上马,低头正好看着吴世勋落在自己眼前的红透的耳尖,笑嘻嘻地问
“你脸红什么,可是知道自己笨,羞得脸红了哈哈哈?”
吴世勋闻言脸更红了,头脑发热,脱口而出
“我是,我是,觉得子韬你的手,手真软真滑,像个女子”
黄子韬也不恼,他两手圈着吴世勋,持着马缰,信马由缰地慢慢前行道
“我涂了钟仁师弟从南洋带回来的脂膏,当然手又软又滑,你闻闻看还有香味呢!”
说着一只手凑到吴世勋的鼻下,桃杏的果香混着芍药花香,甜滋滋地刺激得吴世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偏偏黄子韬还不察觉,下巴搁上吴世勋的肩膀,凑近他耳边低语
“说到女子,世勋你是不是快娶亲了,你爹前几天还向我打听礼部尚书的女儿呐,顺便嘱咐我探探你的口风,你觉得她长得如何?”
吴世勋被黄子韬话里夹得气息弄得腰部窜过阵阵麻痒,半天才回味出话里明显不过的意思,咬牙切齿地说
“不怎么样,我嫌她丑”
黄子韬一惊,心想京城第一美人的女子你都嫌丑,吴世勋你小兔崽子眼界够高,一时间不知如何回话。
吴世勋见他沉默,眼珠一转笑道
“说到娶亲,钟仁至少还长我几个月,你倒是劝劝他啊?”
黄子韬想到金钟仁的棉花脾气,定然不像吴世勋浑身是刺,一时间眉开眼笑地想着替金钟仁搭桥牵线,即刻纵马向金钟仁所住的别院奔去,吴世勋眼见祸水东引,心满意足地躺在黄子韬怀里,等着看好戏。
黄子韬扶着吴世勋下了马,直奔金钟仁的房间,吴世勋慢悠悠跟着,满心欢喜地倚着门框看黄子韬叫起午睡的金钟仁,金钟仁半睡半醒,看到黄子韬伏在自己身上唤自己的名字,一双勾魂桃花眼满心期待看着自己,还以为自己尚在梦中,倒是好香艳一场梦,金钟仁憨然一笑,径自抱住黄子韬就往自己怀里揽,黄子韬猝不及防,被金钟仁拉到床上,吴世勋险些咬碎银牙,就要冲上去暴打金钟仁时,黄子韬挣扎起来,从床头摸了杯水泼在金钟仁脸上
“钟仁,醒醒”
金钟仁猛地睁开眼睛,唉,可惜不是梦,他看着黄子韬鬓发微散,伸手替他抿了抿,这次撩起衣袖擦了擦脸,
“怎么了,子韬?”
黄子韬心中喟叹,两个师弟都不懂事,天天连句师兄也不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个乖乖弟妹,肯叫自己一声师兄。
想到这里,黄子韬兴奋地说
“钟仁,你觉得礼部尚书家的大小姐怎么样?”
“京城第一美人,不错啊”
金钟仁老好人得回答,岂料抬头看见吴世勋喜不自胜地憋着笑,又看黄子韬要张嘴说什么,当即闻歌知雅意,补充一句
“可惜我年年要南洋西域得奔走,那种大小姐肯定不适合我”
黄子韬满眼放光,只觉得乖巧弟妹唤自己师兄的画面近在眼前,睁眼说瞎话地胡扯
“大丈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想必她一定能理解你”
吴世勋不怕死地添油加醋扇风点火得补充
“是啊,金师兄久居在外,自然需要贤妻在家坐镇才好”
金钟仁听得头都大几圈,咬牙得破釜沉舟说道
“我肤色晦暗,实不堪配”
黄子韬看了一眼金钟仁的脸,常年在外让他的肤色看起来有点 过于 。。。健康,世人以白为美,又想到人家一开始相中了吴世勋,以及吴世勋那张面粉缸里拔出来的小脸,一时再次被刺激得哑口无言。
吴世勋对着金钟仁翻着白眼,心说,人面兽心
金钟仁对着吴世勋冷笑一声,心说,衣冠禽兽
黄子韬迟钝地没有注意两人的针锋相对,自顾自哀叹连连,什么时候才有乖巧弟妹叫自己师兄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