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脑瘫
吴亦凡十二岁那年,父皇为他找了一个暗卫,吴亦凡是太子,是未来的一国之君,金尊玉贵的同时也危机四伏,可他天生羸弱,拿不起剑,挽不动弓,暗卫的安排可见皇帝对他的在乎。以此吴亦凡安然接受了父皇的建议,可他看着眼前比他还矮一个头尖的小孩子,还是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你,是我的暗卫吗?”
吴亦凡背着手说道,隐隐的皇家威压气势扑面而来,可那小孩子呆呆地点了点头,便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你会干什么?”
吴亦凡觉得这小孩子也就是和他的弟弟吴世勋一般大,可吴世勋是比他还容易生病的小药罐子,这个小孩子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呢?
小孩子听到这话抬起头,踮脚折下路旁的树枝,他用树枝挽了剑花,整张脸的表情都脱去了一开始的无措,变得泠然,那小小的树枝在他手里成了一把长剑,走势凌厉,发出一声声划破空气的声音。
吴亦凡叫了一声好,把他叫到自己跟前,用绸帕替他擦了擦脸,小孩眨巴着一张桃花眼,看着眉目清俊的吴亦凡,抑制不住得红了脸,吴亦凡看在眼里,心里忍不住好笑,他清楚暗卫对他而言的意义,自然要拉拢着黄子韬,想到这里,他伸手摸了摸小孩子的头,柔声问
“你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臣名黄子韬,子是孺子可教的子,韬是文韬武略的韬”
黄子韬一板一眼的回答逗笑了吴亦凡,他握拳掩笑道
“我有字嘉恒,以后你唤我表字即可”
“好。。。好的,嘉恒”
时光如梭,白马过隙
转瞬间黄子韬已经十六岁,他在暗中保护着吴亦凡的生活里,出落成了挺拔的少年样子,而吴亦凡也在勾心斗角里变得越发阴郁,可无论如何,在黄子韬心里,他的太子还是初见的笑吟吟的嘉恒。
今上自两年前开始沉迷炼丹,朝中的局势越发动荡,吴亦凡以太子的身份出任兼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那些老奸巨猾的大臣们固然可恨,可难缠的还是那些直言谏臣,天天上书作势,一副要血溅阑柱的模样,看得吴亦凡恨的牙根痒痒,皇帝是沉迷炼丹,可睡塌之側岂容他人,就是吴亦凡是太子,也不行!
吴亦凡最恨这些谏臣的直言上书让自己给父皇留了坏印象,正急得如热锅蚂蚁,这时圣上一道圣旨下来,却是要将吴世勋封王,未加冠便封王,这是何等荣宠,一时间,朝野议论纷纷,连吴亦凡的外公也左右摇摆地转了口风,吴亦凡前后受敌,他原本是不担心吴世勋会威胁到他的,毕竟母妃把吴世勋当女儿养到十岁,就是为了防止兄弟阋墙的状况发生,可现在这种局势,吴亦凡不禁对吴世勋产生了丝丝怀疑,他的幼弟真的像表面看起来那样柔弱无脑吗?
吴亦凡需要一个眼线,一条绝对忠心的狗,一个能让吴世勋敞开心扉的人。
当黄子韬从房梁上下来,对着他细声劝慰时,他看着黄子韬出落得越发漂亮的一张脸,他想他找到了。
“子韬,我需要你的帮忙”
吴亦凡向黄子韬伸出手,笑意盈盈得看着黄子韬红了脸,细声回应道
“好,嘉恒你说”
吴亦凡倾身吻了黄子韬,看着他错愕地睁大一双桃花眼 ,却没有推开自己,吴亦凡就知道黄子韬喜欢自己,他满意地笑笑,抱住黄子韬,柔声劝慰
“子韬,我要你去学一点东西,然后去监视一个人,别问为什么,答应我好不好,我能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了”
“好”
黄子韬点了点头,浑然不觉地一脚坠入地狱的大门。
那年黄子韬十六岁,他要学的是以往只有优伶娼妓才会学的媚术,从一开始的反抗到挨打后的顺从,他一点点看明白吴亦凡的心思,一点点明白了他与吴亦凡的差距。
一年之后,吴亦凡来找他,依然是笑意温柔的一声
“子韬”
黄子韬却出了一身冷汗,跪在地上磕头道
“太子陛下折煞奴才了,主子是主子,奴才是奴才,万万不可逾矩的”
吴亦凡眼神灰暗不明地看着黄子韬,眼里有些考究,有些失落,他叹道
“看来,你是不会再唤我一声嘉恒了吧”
黄子韬磕头磕得更厉害,吴亦凡拽住他,对上那双木然的桃花眼,吼道
“够了!”
黄子韬瑟瑟发抖得含着泪,细白的牙咬着下唇,目光流转,说不尽的风华,吴亦凡打横抱起他,笑道
“让我看看,你学得怎么样?”
。。。。。。
一夜缠绵无话,第二天吴亦凡带着黄子韬见了吴世勋,吴亦凡一副好哥哥的嘴脸,对吴世勋说
“你现在已经封王了,今后身边要有个人来保护你的安全,这是黄子韬,我替你找的暗卫”
吴世勋看着黄子韬,他长身玉立,一双桃花眼勾人得紧,吴世勋不由红了脸,
“臣见过小王爷”
黄子韬拱手的动作潇洒自若,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如今的他已经从骨子里发烂,彻底沦为一个弄臣。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