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庭院深深深几许4
陈飞宇走进门时,黄子桃和祖儿齐齐眼神复杂地看向他,黄子桃这样做,陈飞宇还能理解,可祖儿这样看他。。。
陈飞宇心思转得飞快 ,看来只能是自己进出黄子桃房间时被她看到了吧,陈飞宇随便一猜,倒是歪打正着,祖儿晚上梦魇,一大早想拖着被子去黄子桃的屋子里睡,她的房间和黄子桃就隔了一个园子,也是赶巧看到陈飞宇出黄子桃的屋门,小姑娘再小也有十二岁,她受的是西洋教育,有美国女教师给她上过生理课,她对男女之事也是有所了解,陈飞宇虽然是黄子桃名义上的儿子,可是今年也有十七岁,他这样早就进出黄子桃的屋子,自然不合礼仪,祖儿不知为何心里酸涩,一大早就想着质问黄子桃,现下对上陈飞宇的打量,不由得心里打鼓,只是黄子桃向她承诺过解释,念此,祖儿挤出笑容,拍了拍身边的座位道
“哥,过来坐”
陈飞宇笑了笑,应了一句,又看向黄子桃,低声恭敬道了一声“母亲”
黄子桃难免想到昨晚,少年伏在她耳边,一边耸动腰身,一边这样唤她,黄子桃慌乱地低下头,古典画似的眉眼低垂,陈飞宇坐到祖儿身边,一边遗憾自己不能靠着黄子桃,一边心想,珍珠真是合衬她的相貌,不,不止是珍珠,所有稀奇昂贵的饰物只怕都合衬她,黄子桃就是一团锦绣富贵花,金珠玉宝尽数堆砌也不显艳俗。
三人沉默着,一直等到吴蕾二人上桌,这才开始净手吃早饭。
黄子桃勺着燕窝甜汤,却没有半点食欲,吴亦凡看到后关切地问
“桃桃,你这一连两顿都不怎么吃东西,到底是怎么了?”
吴蕾咬着一只汤包,不仔细叫汤烫到舌头,手帕掩着嘴打量黄子桃看起来不错的气色道
“亦凡你说什么呢,姐姐的气色不错啊,怕是缺点酸的开胃吧,来,尝尝这新做的豆角”
吴蕾殷勤地夹了一筷酸豆角,放在黄子桃的碟子里,黄子桃皱了皱眉,她自然听得出吴蕾的话外之音,这是刺她昨晚吃醋现在装可怜求宠呢,黄子桃不动声色,尝了一块豆角,眼角斜飞落在看两人“争风吃醋”看得满眼喜悦的吴亦凡的脸上,刻意软着声调说道
“妹妹说的对,我就缺这酸的开胃”
吴亦凡见到眼带娇嗔的黄子桃,当真是不知东南西北地傻乐开了,他自诩魅力无边,偏偏黄子桃一向大家风范,吃醋时极少,让他时常忍不住怀疑黄子桃对自己的情意,今天看到黄子桃捻酸,又是这样一副艳丽容貌,不由喜不自胜,握着黄子桃的手软声劝道
“桃桃,感觉好点了没,要不要我来喂你吃饭”
一旁的吴蕾气得柳眉倒竖,黄子桃看了一眼,一边感叹吴蕾的道行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进步,一边笑意盈盈松了手,笑道
“好多了,凡哥不用担心”
她吐了吐舌,小女儿的情态她为人母的年纪来做,还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吴亦凡被黄子桃哄得三魂掉了七魄,看得吴蕾咬碎银牙,陈飞宇默不作声地看,目光幽深地落在吴亦凡搭在黄子桃的腰上的手,刚左手在宽袖里紧攥成拳。
吃完饭,吴亦凡就一路跟着黄子桃回了她的房间,祖儿默不作声看着,心里感觉平静多了,父母的感情那么好,早上的事,应该是误会吧。
陈飞宇跟上向房里走去的祖儿,跟着她进了房间,他今天穿了白色长衫,胸前挂了怀表,少年清逸的姿态引人注目,祖儿有三年没见过陈飞宇了,少年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陈飞宇对祖儿笑道
“转眼你就成大姑娘了,我还记得你总是缠着叫哥哥买松子糖呢”
祖儿被陈飞宇的一句话拉回记忆里,小时候从私塾下课后的陈飞宇会走过长长巷子,去巷口买糖给自己吃,那时自己还小,总觉得巷子太黑太长,是食人的怪物,但是巷口的糖葫芦又是她极爱吃的,母亲怕她吃坏了牙,不许下人替她买,只有哥,是她的小英雄,不仅敢穿过长长巷子  ,还能买糖给她吃,他会蹲在地上,拿着糖一点点喂她。那时祖儿觉得陈飞宇是世上最好的哥哥,她要嫁给他,是了,那时候她还小,什么都不懂。。。
“祖儿”陈飞宇的一声呼唤让她回过神,祖儿脸红着抬起头看了陈飞宇一眼,又匆匆低头,陈飞宇脑中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他把手搭在祖儿的肩膀上,看到她瑟缩一下,耳朵更红了,那个念头瞬间生长发芽,他勾起温柔的笑,低声道
“我今天早上是去跟母亲提亲了,我要娶你”
祖儿瞪大眼,惊恐地回答
“我。。。我们是亲兄妹啊”
陈飞宇看着自己的手没有被甩开,心安了大半,看来他赌的是对的,他抱住祖儿,刻意做出深情款款的声音道
“爱是无所畏惧的,我只问你,你愿意吗?”
祖儿愕然地沉默,半晌才回神道
“我。。。我想想”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