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弄臣3

弄臣3
黄子韬拍着吴世勋的背,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低下头,不敢看吴世勋满是倔强和慕恋的眼睛,吴世勋的目光澄澈,黄子韬只觉得自己的秘密在这目光里无所遁形,黄子韬转身叫人收拾狼藉,吴世勋看着黄子韬的背影,觉得顿失了胃口,他满口苦涩地任由下人为他换了衣服,自顾自面向墙壁,躺倒在软床上。
黄子韬嘱咐下人重新煮药做饭,回身看到吴世勋蜷在床上,顿感好笑又可气,心想吴世勋的心眼真是比针鼻儿还小。
黄子韬坐到床边,推了推吴世勋的肩膀道
“世勋,起来坐着漱口,等会儿喝完药,再吃点东西,嗯?”
黄子韬软语温存,吴世勋的气顿时消了大半,只是心里觉得不能这样放过黄子韬,偏过头说
“你不要管我,像我这样的废人,死一个少一个正好”
黄子韬眼圈舒尔红了,吴世勋那句死触及他的心底,叫他心脏不由自主地发疼 ,吴亦凡想要的结果是什么,黄子韬心里一清二楚,现下的试探不过是老猫逗鼠的花招,玩够了,之后自然一口吞入腹中,也许是真情流露,也许是兔死狐悲,想到这样,黄子韬不由落泪,吴世勋回头,看见黄子韬侧颊上一滴泪,慌得手无足措。
吴世勋坐起身来,急急忙忙地撩衣擦着黄子韬的脸,他的衣袖上是繁复的云纹,把黄子韬的脸擦红了,吴世勋放下衣袖,伸手按着那块红,后悔愧疚地说
“子韬,我漱口,我吃药,刚才,刚才是跟你胡闹呢,你别当真啊”
黄子韬拂开吴世勋的手,面无表情地倒了一杯茶,深绿的芽叶四散,显出花开样的水花,吴世勋来不及欣赏,忙不迭接过下口,被热茶烫的呲牙咧嘴,黄子韬泄了气,噗嗤地笑出声来。
吴世勋看着黄子韬笑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他放下烫手的茶水,握住黄子韬的手,大着舌头慢慢地说
“我是惜命的,我要活到七老八十,还能牵着你的手吟风赏月”
黄子韬应了一句好,握住吴世勋的手,眼前的吴世勋像个满足的小傻子,像极以前的自己,让黄子韬满心酸涩。
正在这时,有下人送药进来,黄子韬接了药碗,听得一声低沉的
“小心烫”
黄子韬低头看了看碧色莲叶状的瓷碗,眼神闪烁,这种碗向来是盛甜汤的,今天为何成了药碗?黄子韬出神地看着那人,那人却把腰垂得更低了。就在这时 ,吴世勋想要接过那碗药,黄子韬却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别动”
黄子韬随手把药碗往地上一掷,褐色的药液撒了一地,那个低眉顺目的下人突然暴起冲着吴世勋的方向扑过来,黄子韬解下腰间弯刀 ,冲上去径自送进那人胸前,那人贴着黄子韬的耳朵用细不可查的声音说道
“皇上有令,勿妄言,勿忘念”
黄子韬心一惊,吴亦凡竟然这么快知道他点提过吴世勋,想必这偌大王府,只怕处处是吴亦凡的眼线。
“子韬!”
吴世勋扑过来时,黄子韬是恍惚地,黑压压的仆人冲进来,叽叽喳喳,吴世勋声声询问,乱七八糟的声音萦绕在耳边,黄子韬全部置若罔闻,他只想到,吴亦凡已经知道了,看来,吴世勋是非入那个圈套不可了。
黄子韬回过神来,看着吴世勋的急切的神色,忍不住笑了
他保不住他,他保不住自己,他不过是一介弄臣,玩物而已,可笑吴世勋那一生一世的心愿,终究是许约错了。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