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昊健]午夜飞行

设定清奇
拳击手×酒店公关
年下 天雷滚滚
刘昊然眯着眼睛看了看窗外灰暗的天色,懒洋洋翻过身,偷瞄了一眼身旁熟睡的董子健,心说,不知道这人是怎么长的,一点岁月的痕迹都不沾边,白皙的皮肤上明晃晃的一颗痣,给这张清汤寡水的脸点上一点诱惑,倒是和他的“职业”十分相衬,似乎是察觉到身畔的目光,董子健悠悠转醒,他挣扎着起身,沙哑着嗓子搓了搓脸自言自语道
“几点了?”
刘昊然不说话,他知道董子健不是真的想知道时间,他这么问,多半只是想找个理由留下来过夜,和第一次认识董子健时,他炙手可热的状态不一样,男人现在的“生意”似乎差了很多,半晌没有听到预想的回答,董子健偏头看向刘昊然,透亮清澈的眼睛里的慌乱有些可怜。
骗人,大骗子!
刘昊然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一边情不自禁说道
“时间不早了,你留在我这儿吧”
董子健理所当然一般点了点头,捞起床尾的刘昊然的T恤衫穿上,他的腿间还留有润滑 ,此刻看着残余的润滑剂为T恤衫增添的湿痕,刘昊然觉得有点口渴,他捞起床头柜上的罐装啤酒,之前冰冻的凉气都化为罐壁上的一层水汽,贴在指尖,像极董子健柔软的大腿。
刘昊然咽下一大口啤酒,看着董子健对着他了然地微微一笑,一双大眼睛上的长睫毛像两只蝴蝶般地扇着翅膀,一看就不正经。
妈的
刘昊然忍不住骂了一声,扑过去抓住让他心痒的蝴蝶的主人。
刘昊然住的房子,是典型的单身汉风格,全套宜家的黑白灰色家具,清淡又压抑,董子健脸上的粉红,成了屋子里唯一的艳色,他的声音糯软,求饶的语调十分可人,刘昊然伏在他身上,满足得听着董子健带着哭腔的声音
“昊然,慢一点。。。昊然。。。”
一切平息时,董子健再次沉沉睡去,刘昊然仅穿着一条短裤坐在沙发上,在役拳击手看似瘦削的身材实际上十分紧实,伴随着他抽烟的动作,小臂浮起令人心动的曲线,今晚的月亮太圆,引得他也想起以前的旧事,记忆里的董子健倒是和现在没什么两样。
一模一样的不正经,靠!
不正经的董子健对外的工作是酒店公关,这工作一听就让人联系到一下小旅馆里花花绿绿的小卡片,但董子健还真不是这种低档次的公关,连见他一面都是要在私人会所层层砸钱之后的事情,刚刚赢得一场新人拳击赛的刘昊然可没这种闲钱,他是在自己经纪人为自己庆祝初赛告捷的这一前提下 ,被经纪人带进来的,第一次去“那种”场合的青年有一点无所适从,他隐隐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就要与自己再见了,为了纪念,他还特意找出了自己最贵的西装,悉心打扮了一番。
他的幻想里,原本应该是个清纯系美女的
遇到董子健纯属偶然。
那天的董子健正和客人谈笑风生,眼见客人摸出烟,却警觉自己忘了带打火机,董子健脸上的笑凝固了一下,正好看到一身西装革履生面孔的刘昊然,冷不丁以为是自己同行,在刘昊然经过自己身边时,连忙不动声色地抓住他的手,小指蹭了蹭,示意借个打火机,刘昊然哪见过这个,当下脸红得猴屁股似的,董子健一看就知道坏菜了,这反应一看就是个生客,当下松开手,抬头软乎乎地陪了个笑脸。
要不怎么说一切都是偶然呢。
说到偶然,董子健本人长得就像个偶然,薛定谔性质的那种,明明身为男性,从头到脚却显露一种精致脆弱的女气,一双大眼睛林中鹿一般,水汪汪得搭配一张娃娃脸,十分清纯可人,十足十言情小说女主角的标配。要知道能喜欢言情小说女主角类型的,从来就不是小说里的霸道总裁男主角,热血青年倒是很有可能,很不幸,刘昊然就是那个热血青年。
眼见一见钟情的心上人被中年人摸大腿,刘昊然鼓起勇气走到董子健面前结结巴巴说道
“多。。。多少钱?”
“。。。。。。”
送上门的生意不做白不做,董子健只尴尬了几秒,就带着刘昊然去了前台,虽然少年带着自己“外卖”时刷卡的姿势很帅很潇洒,但是董子健还是一边欣赏一边恶劣猜想他第二天看到银行卡账单的表情。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