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罗曼蒂克消亡史


白保险/白状元×鬼超红(鬼发廊)
白rap×鬼少女
涉及《地下八英里》《一路向北》设定
娱乐圈设定 情节狗血高能
非傻白甜 关系混乱
天雷滚滚
慎入 文笔垃圾

鬼超红从床上醒来时,天还没有亮,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清秀俊朗的脸,和那人的轮廓极为相似,她的心头陡然一痛,起身点烟的手指忍不住颤抖,女士香烟独有的薄荷味被她含在嘴里,她平静熟练地吐着烟圈,姿态妩媚动人,身旁的人醒来,轻轻按住她的手道
“吸烟有害健康”
她笑了,皮笑肉不笑地拍掉他的手道
“多少钱?”
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让白保险有些懵,他转念一想,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把他昨晚上门推销保险当成推销自己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让自己进门,还和自己。。。
想到昨晚的事情,他突然红了脸,她笑盈盈地看着他,为他那与白rap相似的轮廓心软了,她捻灭了烟,从床头的lv钱包里取出一打百元钞票,放到他眼前,自顾自地边走向盥洗室边说道
“走的时候记得锁门”
她的身上不着寸缕,在清晨的微光里美得摄人心魄,白保险慌忙低下头,起身穿衣服时看到那打钱,苦笑着心想,看来卖身真的是比卖保险要快的多,他没有拿走那打钱,尽管他很需要钱,原因不是所谓虚伪的自尊,只是因为他是喜欢她的,喜欢她那晚狡黠目光,狐狸似的慵懒漂亮,他拥她满怀,像聊斋里入画的书生。
一见钟情总是这样没有理由的,他还来不及思索,她已经跌跌撞撞走进他的心里。
现在,梦醒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白保险轻轻关上门,独自等待电梯,电梯门打开时,门内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他的脸是新闻的常客,绰号“白状元”的青年富豪,男人礼貌地微笑着对白保险点了下头,径自走向那扇门,那扇白保险刚刚走出的门,白保险呆愣地转头看着电梯门关上,默默在心里对比男人挺括合体的西装和自己身上皱巴巴的廉价西装,忍不住苦笑地摇头,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白状元走进房间,闻到昨夜的情[]欲味道,他皱着眉拉开窗户,冷风灌进屋子,吹得鬼超红身子一颤,她上前拥住他时,身上还带着温热的水珠,洇湿他的西装。
“冷”
她轻声抱怨,垫脚用双手揉捏他面无表情的脸,她的神情让他想起另一个人,小镇的晨光里,她打开游戏厅的门时,也是这样湿漉漉的眼睛,被晨雾打湿后发卷的头发,她真是像极了她,连脸颊上的痣都一模一样。
“鬼鬼”
他哑着嗓子叫另一个人,却拥紧了她,她目光嘲讽,有些想笑,却勾不起唇角,因为她心知肚明自己没有资格笑他,他们明明就是一路人。

这是个荒唐的世界,肮脏的欲望污水拉着他们下沉,他们都在等待没顶的那一天,至于那一天是哪一天,总归不是这一天。
这一天是白敬亭和吴映洁的婚礼,小小的宴会,朴素而快乐,只有他们盛装出席,像一对怪物,吴映洁正在和白敬亭跳一支舞,洁白的婚纱衬得她无暇纯真,一双璧人的笑脸越天真纯洁,就衬得他们越发可笑肮脏,白状元拉了一下领带,呼吸急促起来,他的病又犯了,鬼超红紧张地捏着chanel的手包,甜美的笑容不达眼底,白状元拖着她离开时,她的腿由于惊惧,忍不住颤抖。
他们匆匆到来又匆匆离去,在地下室停车场的劳斯莱斯里滚成一团,他性×瘾的源头他们都心知肚明,可是他找不回治他的药,只能饮鸩止渴,她流着泪伏趴着,背后新旧不一的青紫的痕迹有些骇人,偏偏姿态极妍,像一支风中摇曳的罂粟花,他咬伤她的脖颈,欣赏她如濒死的天鹅一般无力地挣扎。
“别走”
水珠滴在她的背上,她懒得去分辨是汗还是泪,看到闪光灯亮起时,她病态地感到一种解脱,流着泪,真心实意地微笑起来。
娱乐是大众永恒的追求,新闻铺天盖地流过来,污言秽语并不让她十分难过,白状元忙于打压消息,他是网络发家,自然明白其中利弊,一时间他忙得焦头烂额,几次忍不住找她也是“速战速决”,丑闻让她往日接连不断的通告消失了,她的空暇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读着报纸时,她边咬着苹果,边对报纸上的预测不屑一顾。
她并不是柔弱的海棠花,做金丝雀也要有做金丝雀的本事,以前的她这样披荆斩棘 ,不过是为了一人的目光停留,现在那个目标没有了,怅然若失的她并不留恋娱乐圈的虚假繁华,她像是找不到恶龙的骑士,在迷雾森林里漫无目的地打转。
门铃声响起时,她照常打开门,抬眼看到的却不是白状元冷冰冰的脸,那个小男女支的脸红红的,目光却温柔坚毅,这样的目光她在白rap眼里看到过,在白状元的眼里也看到过,只是对象并不是她罢了,她饶有兴趣地请他进门,为自己倒了一杯牛奶,缩在沙发上慢慢喝。
白保险神情坚定,出口的话也是叫人石破天惊
“以后我养你吧”
她含着一口奶喷了出来,想熟练地假笑,偏偏对着他的眼睛笑不出来,她正了正神色道
“我是白状元的情妇”
“我知道”
“我丑闻缠身”
“我知道”
“我不是好人”
“我也不是”
白保险脸红地笑道
“在你这样的情况里,提出交往是趁人之危吧,但是我知道这是最后一个机会,我,我喜欢你,是一见钟情”
她放下玻璃杯,却没在口袋里摸到香烟,她脱口而出道
“要是我有喜欢的人呢?”
白保险认真地说道
“那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只要你愿意”
他顿了顿,又加上一句
“要是你喜欢别人我会哭 ,但是我还是喜欢你”
他怯怯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华美漂亮的钻石小小一颗,衬得他的皱巴巴衬衫越发可怜,她有了泪意,透过泪光对上他脉脉深情的眼睛,那里面盛满了她以前从未得到的珍惜和倾慕。
她吸了吸鼻子,跳下沙发道
“呐,请你带我走”

评论(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