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女体 卜岳)没有明天

泥塑的我是辣鸡我知道
女体
脑袋大
天雷滚滚
慎入
极度ooc

今夜岳玥让司机先回了家,一个人穿着高跟鞋走在人行道,决心漫步回家,想法不错,但是cl的红底鞋有些许小了,买的时候实在喜欢它的式样,可是现在她感觉有些不舒服,停在路边歇脚时,看着橱窗一颗钻,突然就哭了,她的脾气一向是温柔的,也许是晚餐酒让她有些醉了,女孩子的小情绪来得没头没脑,看着光彩四溢的钻石,就觉得自己狼狈,气恼地落泪,矫情得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就在她整理好自己情绪后,橱窗突然炸开了,她来不及躲,只能闭上眼睛,可是直到防盗系统响了好久,乌拉乌拉得冲进耳朵 ,她也没感到一丝疼痛,她睁开一只眼睛,入目是一只好大的狼头——胶印的T恤图案,因为它的主人清洁过度形成斑驳的痕迹,岳岳怯怯得抬头看,男人下巴裹在口罩里,脑袋裹着毛线帽,只有一双眼睛,星子似的亮。
都市的夜被雾霾包裹,她已经许久未在街上见到这样亮的星,她不由深呼吸,鼻子一下闻到西瓜和薄荷的味道,裹挟着夜风的凉,男人笑了,明快地弯了弯眼睛,他的身后有人吼
“凡子,走啊”
男人扬了扬手,手背有玻璃碴细碎地闪着光,他转身走了几步,探头到身后的车里,摸过车座上的黑色塑料袋,摸出一样东西,再次靠近岳玥,仔细看了她一眼,金发,纤细,精致,美好,和他刚好完全相反。
他把手里的东西塞进岳岳的衣领,手指划过她的锁骨,小小的颗粒滴溜溜滚进岳玥的胸×衣,挤在饱满双feng之间,岳玥有些羞愤地推了他一下,男人沉默地跳上车,车子发动,缓缓经过岳岳身边
“你喜欢,送你”
男人眨了一下眼睛
“我叫卜凡”
他说完这句话,立马油门加速,就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路口。
店里的工作人员探着头四下张望,确认无事才胆战心惊地走到岳玥身边怯怯地说
“大小姐,您受惊了,我们马上报警”
“不要报警!”
岳玥下意识脱口而出,看着工作人员的诧异神情,她咳了咳,解释道
“不要把事情弄大”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可是这是大小姐的命令,他们不得不从。
岳玥打车回了家,一路上忐忑不安地用手包捂着胸口,像是按捺她急剧加速的心跳,直到进了自己的卧室,她才小心翼翼,取出胸口的东西,是她看过的那颗钻,三克拉,油火在月光里也不减彩,不知为何,岳岳突然想到那双眼睛,她有些气恼地把钻石抛在地上,听到滴溜溜的打转声,她无力地躺倒在床上,她是怎么觉得那个抢劫犯的眼睛会比钻石更好看呢?

关于老岳女体,我满脑子都是他惊人的发量,小细腰,金发,大凶(咳咳)于是脑补的形象全是泫雅(👌OK)所以写了这个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