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草莓牛奶 abo

草莓牛奶『ABO』
元宵节快乐 祝大家快快乐乐,健健康康 ,大鱼大肉~(>^ω^<)
嘉拿大 短篇 雷 高能
新世纪,到处宣传着AO平等观,抑制剂的发明改变了omega必须屈从于alpha的局面,omega开始有更多的恋爱选择。
大张伟是个omega,可他很讨厌A,不管是它指代的人类属性还是女性罩杯,是的,大张伟的追求就是大胸妹子,反正发情期有抑制剂,而且他对被alpha压也没有兴趣。
在monster酒吧,大张伟作为乐队的主唱,在妹子里相当有人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睡自己在酒吧里的小木板床的日子,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没办法,毕竟小木板床睡得人腰疼。
又是一个惯例泡妹子的晚上,自诩天命风流的大张伟,完全没有感受到危险即将到来。。。
迷乱的灯彩,嘈杂的音乐,舞池里疯狂摇摆的男女,大张伟一曲唱罢,回后台喝水,顺手摸出包里的抑制剂,打开药瓶一晃,半点声响也没有,大张伟顺着瓶口看了看,瓶底空空如也,停一天应该没啥大事吧,大张伟合上盖子,顺手把药瓶扔进垃圾桶里。
上台前王文博和郭阳勾肩搭背地对着吧台指指点点,大张伟扒拉开两人问:“嘛呢,看见什么了?”王文博笑得一脸猥琐道:“看那儿穿着校服的女学生了吗?那小脸唇红齿白的。”大张伟睁大一对小豆眼去看,吧台旁边坐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儿,留着一头棕色半长发,脸小眼睛大,笑得又甜又乖,可惜。。。。是个平胸。
“哎呦,胸那么小,有什么好的”大张伟不屑地平价着,郭阳回头鄙视了大张伟一眼说道:“你懂什么,这种草莓牛奶才是极品好吗?”大张伟扒拉着染成粉色的头毛,不耐烦的应着“得得得,还行还行。。。”王文博咧嘴一笑,一脸坏心眼儿对郭阳使了个眼色就开口说:“你看不上,你还不一定能泡到手呢?”大张伟眼睛一抬,脾气上来了“嘿,我还真看不出来她有什么好的,这样的草莓牛奶型,上赶着我,我都不要!”“怎么着,这姑娘,你来睡一个试试,打个赌,五百块,敢不敢?”郭阳顺水推舟,摸了根烟给大张伟点上,“有什么不敢的”大张伟叼着烟笑得又笑又痞,“打眼瞧着,把钱先掏出来等着吧!”
郭阳和王文博勾肩搭背笑得乐乐呵呵,王文博突然闻到一股奶味儿,“哎!郭子,你闻没闻到一股奶味儿”作为alpha的王文博,对味道显然比beta郭阳敏感的多,郭阳撇了撇嘴“哪来的奶味儿啊,吃错药了吧你!”王文博嘻嘻哈哈,丝毫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地开玩笑“我没吃药呢!”。
大张伟自然的坐到那姑娘旁边,“一个人啊”那姑娘大眼一眨一眨,默默点了点头,大张伟笑了笑,压低了嗓子凑近“这太吵了,我们出去说”一般人干这事,多半是被甩一大嘴巴子加一句『臭流氓』可大张伟干这事时豆眼一闪一闪,愣是从猥琐里透出点让人不忍心拒绝的可爱,那姑娘被大张伟拉出酒吧,一路上都默默地不说话,大张伟拉着她,心里难受的生出挫败感 ,尼玛,这姑娘比我还高呢!
姑娘在一辆布拉迪威龙面前停下,大张伟还来不及开口问,她就打开了门坐了进去,她伸手示意大张伟上车,大张伟呆愣愣地坐进车里,心道,这草莓牛奶还是个白富美呢。。。
在密闭的车厢里,姑娘凑近大张伟,头埋在他的脖颈里,这暗示,这年头的学生都真早熟啊!大张伟正感叹,却听见一声低沉磁性的烟嗓“哥哥你好香”嗯。。香。。。不对,这tm是男人的声音吧!大张伟伸手薅住姑娘的头发 ,一使劲,假发扯掉,露出下面的白色短发。
我吡——你吡——吡——吡——大张伟在心里甩出一段注定消音的脏话 ,而埋在他脖颈的姑娘,哦,不,少年  ,正自顾自地说着“哥哥,我叫王嘉尔,你叫我嘉尔就好”王嘉尔陶醉地吮吸着大张伟的脖颈 ,双手不老实地滑进大张伟的衣服里,大张伟伸手去推,可胳膊使不上力气,空气里牛奶的香味越来越重,掺杂着淡淡的草莓味,“这个alpha的信息素是草莓味哈哈我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大张伟迷迷糊糊地心说“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我发情了?!”王嘉尔感受到大张伟的不专心 惩罚地拈着大张伟胸前的两点,车里没开灯 ,酒吧门口霓虹灯光里大张伟的舌不经意划过干涩的唇,王嘉尔眸色一暗,低头亲吻大张伟的唇。大张伟感觉大脑渐渐成为一团乱麻,在发情期的催动下,大张伟的胳膊攀上了王嘉尔的背。。。
王文博和郭阳再见到大张伟是在一周后,一向独来独往的大张伟突然多了个叫做王嘉尔的跟屁虫,自称是大张伟的歌迷,“我喜欢哥哥”王嘉尔理直气壮,大张伟扶额长叹,王文博和郭阳觉得自己愈发光亮,王文博嗅了嗅空气,“郭子,你闻没闻到草莓牛奶的味儿”郭阳撇了撇嘴“冰不轻了,准备后事吧!”俩人嘻嘻哈哈,大张伟捏了一把冷汗,王嘉尔不知何时趴到大张伟肩膀上凑近“哥哥,今晚要喝草莓的『牛奶』吗?”大张伟挪了挪,奈何收效甚微“别 算了吧。。”王嘉尔失望的叹气“哎,那我来喝哥哥的『牛奶』吧~”

评论(9)

热度(60)

  1. 无端引得空惆怅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