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eat my heart
史密斯夫妇设定 雷 乱七八糟 坑
狄更斯的双城记里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那是他心中的巴黎,也是许多人眼中的拉斯维加斯,它将生命中的未知发挥到登峰造极。
在这里,每天都有奇迹。
拉斯维加斯的太阳耀眼灼人,如千万观光客的选择,王嘉尔顶着大太阳,随便走进一家酒吧,只为了那清凉的冷风,他点了一杯黑丝绒啤酒,打量着这个酒吧,现在还是白天,酒吧里的相比晚上人少的多,中央的舞台上,一个染着粉色碎发的亚裔男人正在唱着Maroon 5的suger,他仰着头唱歌时,从宽大的V领t里露出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似乎是感受到王嘉尔目不转睛的注视,男人勾起唇角对着王嘉尔眨了一下眼睛。
王嘉尔不算是gay,但他自来喜欢爽朗自然的漂亮男人或女人,因为男人比女人麻烦的多,所以他从未招惹过男人,但从刚才那男人的微笑来看,他的这次拉斯维加斯怕之行,绝对是物超所值。
在些许的暧昧气息里,王嘉尔准备上去搭讪,这时,酒吧里突然闯入了一群警察,是例行检查,王嘉尔啜饮着啤酒,左手若无其事地没入口袋拂过冷硬的枪管,警察走到他面前,问道“先生,你是一个人吗?”“当然不”王嘉尔坦然的指向舞台中央的男人“我和我的朋友一起”那人一愣,继而用带着奇怪口音的英语说道“yes,yes。。”
和认识不到一小时的陌生人滚床单,是大张伟以前嗤之以鼻的行为,然而如今自己真的去尝试了,这才了解其中的刺激,当王嘉尔气喘吁吁地从他身上滚下来时,玻璃窗外的太阳都已经摇摇晃晃的开始下落,这个叫王嘉尔的男人有着漂亮脸和身材,是的,除了他的名字叫王嘉尔以外,大张伟对这个男人几乎算是一无所知。
当大张伟扶着酸软的腰坐起身时,王嘉尔正慵懒地围着一条浴巾,起身去拿饮料,他宽阔的背脊上布着暧昧的抓痕,大张伟的目光肆无忌惮在王嘉尔身上打量,王嘉尔拿了两罐可乐,打开拉环转身顺手递给大张伟,大张伟接过,懒洋洋地仰头喝着,那漂亮的脖颈上还带着吻痕,喉结轻轻滚动着,使王嘉尔感到口干舌燥,忍不住探出舌尖轻舔 上那鲜红的痕迹。
“唔。。。。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大张伟轻声抱怨,伸手轻推着王嘉尔,王嘉尔忍不住微笑,抓着大张伟的手往自己坚实的腹肌上带,再次引他进入欢愉,可乐罐落在地板上,撒了一地。。。
“我要结婚了”大张伟顶着一头新染的绿毛,擦着手里的butterfly小刀,对着王文博说道,WTF! ! !王文博惊呆地瞪大双眼,“对象是个男的”大张伟放下小刀,语气平淡的像是说你吃了没。惊呆的王文博手一抖打错一行代码,而郭阳拎着一试管,笑呵呵地说道“恭喜恭喜,这罐黑寡妇毒液送你”大张伟春风得意地收下,王文博看着一派祥和的景象,忍不住好奇心问“什么样的男人啊?”
“什么样的男人啊?”段宜恩边扫腿试图击倒王嘉尔边问道,“他是个歌手,我在拉斯维加斯的酒吧认识了他,嗯,相当可爱,性感,漂亮,天真。。。他叫张伟”王嘉尔躲过腿击,麻利的倒踢紫金冠顺势击中段宜恩的腹部,“Mark,恭喜我吧!”
“恭喜恭喜”王文博听大张伟夸他家那叫王嘉尔的击剑教练夸了半小时,终于忍不住敷衍了几句,大张伟笑着拍了拍王文博的肩膀,顺手从王文博口袋顺走一笔不菲的份子钱。
well,看来事情并不像这对新婚夫夫所想的那样简单。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