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洛丽塔 3
大张伟倒是不认床,可半夜总要起来起夜,她揉着眼下楼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刚在雪柜里寻得一瓶草莓牛奶,未转身却被一人拥住,宽大粗糙的手按在她嘴上,压住那声惊叫,王嘉尔把她拥在自己胸膛里,闻到她头发上淡淡的牛奶香波的味道,果然是小孩子,王嘉尔忍不住轻笑,凑近她道“哩多饮些牛奶,唔知还能不能再长大一点”他只是想着她饮牛奶的样子,便忍不住想要把她压倒在地板上,大张伟吓得泪都出来,以为是不知哪来的轻狂客人,自己想呼救,想解释 ,偏偏嘴被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微弱声响。
拥着她的大手不老实的探进她的睡裙里,王嘉尔不由感叹果然如他想象般细滑如瓷,大张伟一咬牙,狠狠咬在那人的手掌心,王嘉尔不慌不忙任她咬出血,低头用舌尖逗弄她小小的耳垂,凑近是淡淡的甜牛奶味道,耳垂柔软细滑如糯米糍,雪柜的冷气和王嘉尔的动作激起她一身鸡皮,大张伟吓得流泪,哭到打嗝,抽抽噎噎,好不可怜,王嘉尔只好松开自己的手,细声哄她“是我啦”大张伟回头看到王嘉尔赤裸的上半身,吓得一个嗝不顺畅,吭吭的咳嗽,她一脸眼泪鼻涕,好不狼狈。
雪柜的冷光映着王嘉尔刀刻似的脸和胸膛,向下巧克力板似的腹肌,半隐的人鱼线没在纯黑的浴巾里,王嘉尔笨拙的伸手抹去她一脸狼狈,想要安慰她,却只会喃喃重复“唔要哭啦。。。”堂堂太子爷,又天成一副好皮囊,”上到师奶下到囡仔哪个见他不是唤“好靓好型”又有哪次像今天这样安慰过人。大张伟重重推了他一下,趁机噔噔地上了楼,王嘉尔呆在原地,突然想起安·兰德曾说,你一直是我生命中永不可重复的遭遇。香港几千万人,大小万家夜总会,偏偏遇见她,自己像是回到十几年前,穿着制服的小男生,精心花一个下午写一副情书,却只为周六和她一起看鱼。
这种感觉真可怕,王嘉尔感到丝丝挫败,就像今天美媛姐说的,她还太小,他又能从她那里得到什么呢?可当真要他放手,他又舍不得,那样匀称白皙的细腿,一身白瓷釉似的透水皮肤,孩子气的弯弯笑颜,蹦蹦跳跳的可爱样子,蓬松的马尾,每一寸,每一屡,凑成她,欲望便像是火,摧枯拉朽,烧的他的心热的发烫。
大张伟冲进门,连脸都顾不上擦,就赶紧窝进被子里,美媛姐被她惊醒,开了夜灯,又被她的脸吓了一跳,洗了毛巾来擦,又问了几句,知晓了原因,悉心安慰了大张伟几句,又骂那王嘉尔“金鱼佬啊,我妹仔都敢碰,安心,等我和他说几句,冇事啊,睡吧”美媛姐安慰完大张伟,又劝她早睡,需知以前跟住太子爷的女仔个个都是前凸后翘的鬼妹,想来王嘉尔对大张伟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待过几天自己再去劝慰几句,王嘉尔又向来不是对女仔在意太多的人,这事就此别过,岂不简单。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