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style

姚关 雷 乱七八糟 ooc 没看过原著

她像水墨画,是几笔勾勒出的细眉淡眼,在一袭绢帛上美得沁人心脾,他却是波普艺术的产物,浓墨重彩,挟着风暴般的色彩,浸入她细白的丝绢。
相配,就是简单,只是并肩,we never go out of style。

姚滨一直讨厌乖乖女的类型,他觉得性格玩不起,又矫情,一本正经地样子让他想到上学时讨人厌的教导主任,不幸的是,关雎尔就是这种类型,细眉淡眼,乏味得很,姚滨虽然讨厌这种类型的女生,但他一向自诩绅士,不屑于像曲潇筱一般找人麻烦,不理睬关雎尔,是他为自己规划的解决问题的完美选择。
日子相安无事,他泡吧,她加班,他补觉,她上班,他喝威士忌加冰,她喝咖啡加糖,他开兰博基尼雷文顿,她匆匆忙忙挤地铁,他们像两条平行线,在繁华的上海里无所交集,可命运难测,一件小事,竟让两人有所交集。
原来曲筱潇和赵启平打得火热,连楼下的猫都来不及顾,把喂猫的活儿扔给关雎尔和姚滨,于是,两人就这样见了面,彼时姚滨穿着黑色长t和仔裤,反戴着扬基帽,抱着半袋猫粮,关雎尔穿着黑白格子衫和白色长裙,蹲在地上,逗弄着一只姜黄色的小猫,她笑得极开心,眼睛弯成两道月牙。
那一刻,姚滨恍惚觉得阳光下眉眼弯弯,逗弄小猫的关雎尔,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看,摇摇头,他忍不住失笑,甩掉奇怪的念头,他凑到关雎尔身边蹲下,猫粮的袋子折叠,发出脆响,关雎尔有些警觉地转头看他,眼里隐隐像是威慑,却依然显得柔软温顺,她肉乎乎的脸,像是一块柔甜的布丁,姚滨忍不住笑,从猫粮下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姚滨,你叫什么名字?”
一切正如梵高所说,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姚关 ooc 乱七八糟
双手交握,目光相对,近到呼吸都可触,远到连拥抱都算不上,那手里的温暖像是一星火苗,烧到姚滨心尖,连带着整个心脏摧枯拉朽,姚滨看着关雎尔素淡的一张脸,觉得自己真是中了邪,不仅没有感觉讨厌这丫头,甚至还有点喜欢。
姚滨慌乱地收回手,打开猫粮袋子,把猫粮倒进食盆里,他的脸不自觉地发烫,想他姚滨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今天竟然因为这样一个小姑娘如此失态,简直丢人现眼,关雎尔没有发现姚滨的异样,她忙着给小猫喂水,这个握手在她心里没有半点意义,她自觉是和姚滨两个世界的人,于是自然的在心里划出警戒的边线,萍水相逢,不过尔尔。
喂完猫的关雎尔回家补觉,姚滨不知哪根神经搭错,跟着她身后亦步亦趋,关雎尔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那是D&G的light blue,和姚滨往日所闻的浓香完全不一样,淡的像是一颗饱满柑橘,淡的像是关雎尔本人。
关雎尔只当姚滨要去找曲潇筱,兀自生出一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她喜欢赵启平,而姚滨看起来喜欢曲潇筱,都是喜欢上一个有爱人的人,他们所做的不过只是远远观望,想到这里,不觉鼻酸。
姚滨要是此刻知道关雎尔的想法,一定是哭笑不得,他一向当曲潇筱是哥们儿,是妹妹,可都市男女,好像就不能有点纯洁友谊,大家一致认为他对曲潇筱是男女之情,可只要是帮忙就算,那他对平日里的男性朋友岂不更好,难不成就要算他去搞基吗?
可此刻的姚滨并不清楚关雎尔的想法,只知道一门心思的胡思乱想,嗅着关雎尔身上的清香,那些花花肠子的小心思开始自觉的发酵,关雎尔皮肤这么白,不知道脸红起来会怎么样,声音这么软,撒娇时一定酥人入骨,腰这么细,抱起来一定刚刚好。。。想的太多的姚滨低头看了一眼裤子,默默把猫粮向下移了移。
style 3
电梯门打开,关雎尔自顾自地下了电梯,她的动作提醒了姚滨,现在曲潇筱又不在家 自己干嘛上来啊!姚滨像是才反应过来似得,赶紧关上了电梯,电梯一路向下,姚滨的心跳如擂鼓,我的天,这小丫头到底给我下了什么降头啊!
不不不!他喜欢的绝对不会是这样清汤挂面似的女孩,姚滨抱着猫粮,一边提醒自己,一边闭上眼,眼前是一张温婉的圆脸,清浅的笑容,姚滨睁开眼,关雎尔,小爷我到底着了什么魔啊!
姚滨胡思乱想着,刚走出电梯门去,就撞上了一个人,“你没张眼啊!”刚下意识骂出声,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曲潇筱怒气冲冲地回他“你掉魂啦,连我都没认出来”姚滨心里乱糟糟地,正呆站在原地承受曲潇筱的怒火,这时,赵启平却走了进来,“潇筱。。”他手里拿着曲潇筱的包说道“你朋友啊?”曲潇筱一向伶牙俐齿,这时候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是?”姚滨挑眉,曲潇筱抢白“他是。。”“我是她男朋友”赵启平自然而快速的开口,曲潇筱一脸绝望地闭了眼。
“男朋友?”姚滨虽然不喜欢曲潇筱,但他也讨厌被人骗,曲潇筱之前说自己是单身,这司马昭之心未免太明显,既然她那么看高她自己,自己现在不反应未免也太可惜了,不给她添点堵,自己怎么过意的去,姚滨假装拉下脸,猫粮一扔,冲出门去。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