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拜托了,大人

这是一篇订制文里的番外,金主说可以公开给大家看,😂😂😂,谢谢金主大大
锦衣卫嘎×文官尾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只有你一个人不知道,你全家都不知道
大张伟大人是京城一个小小文官,在礼部负责审查歌舞节目,他办公的地方在礼部一个小小院子里,是的,那个写着人间精品的牌匾的院子。
王嘉尔是锦衣卫的一个小头目,负责监听礼部大人的日常生活,他办公的地方就在礼部大人的办公室的房梁上。
大张伟每天都在期盼着皇帝办宴会,那样自己就可以审查节目了,这种感觉,大概就像是王嘉尔明天都在期盼礼部大人行贿受贿,这样他就可以上报得奖金了。然而皇帝肥肠节俭正直,程度大概就像是礼部大人一样吧,没有节目审看的大张伟和没有情报交的王嘉尔一样郁闷。
就这样,某天,郁闷得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大张伟看到了蹲在房梁上的王嘉尔,王嘉尔严肃地看着正在啃猪蹄的大张伟,义正言辞地说道:“大人,你不可以这样,这样不健康的”大张伟表示,never mind 你又不是我爸,所以。。。所以王嘉尔把大张伟的猪蹄扔了。大张伟大人表示,锦衣卫什么的,最讨厌了,摔,你问为什么不打回来,大张伟表示君子既不动口也不动手。
锦衣卫王嘉尔入职三年,要升职有自己的府邸了,从吏部领了新的腰牌,他决定自己去一趟礼部领府邸的牌子,你问为什么不叫人来领,这不是没有钱嘛!一直很穷的锦衣卫王嘉尔握紧财布!
写牌子的翰林何老师正好不在,王嘉尔坐着喝完了三壶免费的有机绿茶,打了个饱嗝,七拐八拐进了一个院子,嗯,写着人间精品的院子,大张伟看了王嘉尔一眼,拿腔作势道:“写牌匾啊?”王嘉尔点头道:“拜托了,大人”大张伟提气凝神,写下“天上人间”四个大字,王嘉尔挠了挠头道:“敢问大人什么意思啊?”大张伟大人扬唇一笑,“什么意思,当然是取水调歌头里的好意思,你回去吧,别说是我写的”王嘉尔迷茫地说:“哎,为什么?”大张伟眼一横“你傻啊,这么好的意思,万一大家都找我写不就不独特了吗?”王嘉尔恍然大悟,带着牌匾回了家。从那以后,得了“好”牌匾的王嘉尔开始天天找大张伟大人玩,反正礼部大人的房梁和大张伟大人的办公室只隔着一扇天窗。翰林何大人问他喜欢大张伟这个哥哥吗?王嘉尔很认真地点头,“嗯,我喜欢”
春去秋来,大张伟大人还在混着日子,圣上终于决定办宴会了,大张伟大人终于有节目可以看了,边看节目边啃猪蹄,爽,王嘉尔像个背后灵,细悠悠地说:“哥哥,健康生活啊,我想很长时间地看着哥哥。。。”大张伟吓得手一抖,猪蹄掉地上了。
夭寿啦,今天的大张伟大人也拿着开水去烫锦衣卫王嘉尔府邸门口的青石板了。
宴会如约而至,衣香鬓影,歌舞升平,舞姬里一把利剑出鞘,一声狗皇帝,拿命来,护驾的声音响起,整个皇宫都乱了,那一夜,王嘉尔护驾有功一夜升职成为御上贴身侍卫,大张伟审查有误夺取官职锒铛入狱,一夜之间,天差地别。
大张伟被判午门问斩,全家流放,大张伟问斩前夜,王嘉尔去看他,带了一包猪蹄,他放下猪蹄就走了,大张伟没有吃,狱卫收走了那包猪蹄,吃到塞牙的东西,随手一甩,那是张小纸,写着,等我救你。
午门,一人,一剑,王嘉尔长剑出鞘,在一帮侍卫里搏杀,他要救他,他想救他,大张伟呆愣地看着王嘉尔黑衣染血,他不明白少年前途一片光明,他来这里做什么,他不知道,有刀捅进王嘉尔的心腹里,他不知道,大张伟不知道他要救他,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大刀落下,鲜血漫天,王嘉尔跪倒在地,他不知道他喜欢他,在他看见他的第一眼。


评论(2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