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猛兽的饲养法则2

2.
把奇夫拖上车的时候,钱多多下意识地摸出口袋里的雪茄点上,沾了血的雪茄的味道有点怪,钱多多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刚刚烫在奇夫手背上的雪茄,“操”钱多多骂了一句,奇夫的下巴脱臼,偏偏眼睛一弯,脸上还能透出笑意,钱多多抖了抖雪茄,也笑了,狭长的眼尾一弯,那张阳刚至极的脸上透出点阴邪的味道,“这好狗都得带个戳儿啊”钱多多自言自语着,一只手胡噜着奇夫的脑门,另一只手夹着雪茄,探进奇夫的衬衫里,细细碎碎的烟灰落在奇夫的皮肤上,把光泽的蜜色烫红,钱多多手指一翻,雪茄就捻灭在奇夫的锁骨上,皮肉烫焦时发出呲响,奇夫的喉咙发出压抑的惊叫,全身的肌肉紧绷着,脱臼使奇夫闭不上嘴,口涎顺着他的唇角流向下巴,钱多多抹去那些涎液,目光落在眼前的后视镜里奇夫痛苦扭曲的一张脸上,钱多多几乎是立刻硬了起来,原本青年高大挺拔得像一杆长枪,现在却像是菟丝子一般软在他怀里,钱多多弹掉熄灭的雪茄,伸手探进奇夫的裤子里时,奇夫震惊地瞪大眼睛,奋力挣扎着,钱多多不耐烦地从座椅下掏出一把枪,扣动扳机,抵着奇夫的下巴,“老实点”钱多多骂了句“兔崽子”奇夫停下挣扎,只是被钱多多按到在座椅上时,双眼被恨意灼烧得发亮。
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死人,钱多多深知身下的青年惜命,若不是怕死得狠,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活得下去,钱多多心满意足地冲撞进奇夫身体里时,奇夫全身颤抖着,目光落在地上的雪茄上,合上眼,掩盖双眼一片血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