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我的女鹅都是最可爱的

洛丽塔11

洛丽塔11
大张伟离开王嘉尔家之后,让司机把车停在自己租住的巷口,她握着书包下车时,手还止不住地颤,她摇摇晃晃地回到家时,终于放松了自己紧绷的神经,在床上沉沉睡去。与此同时的王嘉尔驱车去警察局保释那位因为“美金”被抓住的“兄弟”,他不是什么善良之人,以德报怨更是滑稽可笑,他保释那人出来不过是为了给手下人和差佬们一个警告,要知道,在他手下做事还有二心是什么下场。
黑衬衫配墨镜衬得王嘉尔型到劲,他摊开一张报纸,臂膀肌肉撑得衬衫形状让人忍不住心猿意马,光是坐在警署大厅等人都引得人频频侧首,就是知晓他身份的警花也忍不住偷看他,被保释出来的卧底阿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他恭敬地对着王嘉尔鞠躬道:“大佬”王嘉尔笑着放下报纸,起身拍了拍阿霖的肩膀道:“这次你做得“很好”啊,走,我请你食饭啊”他揽着阿霖称兄道弟,雪白的牙齿闪着寒光,冷然欲嗜。
阿霖不疑有他,直到车驶入堂口才反应过来,“大佬。。。”他局促地想说什么,可王嘉尔却率先下车走进堂口大厅里,阿霖只能咬牙跟上,大厅里坐着扎职人烂九,大佛头,龙威,他们看到王嘉尔进来都起身向他打着招呼,只是除了烂九唤他大佬,另外两人都有些漫不经心地唤他太子爷,王嘉尔也是不在意,笑笑擦了手,给大厅中央的关二爷敬了香,阿霖站在大厅中央,冷汗布满额头,“阿霖”王嘉尔冷不丁开口,他原本就一把烟嗓,此刻压低更是显得深不可测且阴鹫,“爱黄金还是爱兄弟!”王嘉尔扬声问道,阿霖咽了咽唾沫大声道“爱。。。爱兄弟”大厅里一下安静下来,王嘉尔转过身,浓眉挑起,唇角微扬,“你讲你爱兄弟,我却睇你更中意黄金,当差佬卧底,玩碟中谍啊,劲不劲?”王嘉尔从桌子上拿起一把长刀冷笑“当我傻佬来耍,你可知后果是咩?”阿霖对着王嘉尔冷冷一双眼,腿软踉跄着后退求饶“大佬,大佬,你放我,我,我再不敢做差佬。”王嘉尔没有回答他,大步上前,干净利落地一刀横穿阿霖的腹部,“后果就是三刀六洞啊”王嘉尔凑近阿霖轻生开口,溅出的血点落在王嘉尔的脸上,他一只手将长刀翻搅,一只手轻轻抹去血痕,利落地又是两刀,他拔出长刀时,阿霖已是只能跪趴在地上喘息,王嘉尔有一刀贯穿他的喉管,他只能用力地呼吸,却发不出声音,双手染血的王嘉尔像是地狱修罗,看得大佛头和龙威俱是一颤。要知道,王嘉尔自小长在国外,成年回来之后,虽然接手了社团生意,却是从没杀过人,如今一番举动,确实让两人心悸。王嘉尔笑了笑,用衬衫下摆擦了刀,说:“各位世叔,自打我老豆去世,多呈各位帮扶,今天这背叛社团的烂仔脏污大家的眼,不如等下我请大家食鲍”龙威和大佛头相视一笑推辞离开,烂九转着手里的佛珠,叹了口气,也摆手离开,虽然知道王嘉尔今天下马威的对象不是他,但是看了这血淋淋的景象也是没了胃口。王嘉尔送走众人,终于松了口气,他换了身衣服,却只是洗了洗手,血迹打着旋进了下水道,王嘉尔泼了把水到脸上,他没有擦脸,就这样湿漉漉地上车让司机把他送到大张伟的公寓,王嘉尔坐在她家楼下的门口,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他看着自己的手,指甲里的血迹暗红,他知道,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却不会是最后一次,刀没入人的身体,抽出时黏腻地狠,他不害怕,却失落,杀人的一刻,他想到大张伟,她胆子那么小,肯定不会中意这样的自己,王嘉尔抽完烟,起身回到车里,“返屋企”王嘉尔开口,目光沉沉落在大张伟的窗上。

评论(4)

热度(30)